第336章 他有秘密,是你管教不严(1 / 2)

第336章他有秘密,是你管教不严

“赶紧说!”

“我前几天在路边看到一朵野花开的很美,我就摘了回去,不是吧阿sir,这也犯法啊?”

陆晨宁举起手,不由分说又是一巴掌拍下去,“我看你是缺少社会的毒打。”

纪清阳惨叫,“别打了,不要打了啊。阿sir,给我个提醒行不行啊,让我交代,到底他妈交代什么啊?”

纪清阳觉得脑瓜子嗡嗡的,陆晨宁个没有良心的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手劲有多大,打人疼死了。

还是陌念看纪清阳被打的挺惨的,她补了一句,“你好像要结婚了?”

顾遇年的视线立马就转过来了,眼神像是在说陌念偷听。

陌念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“我也不想听的,是你离我太近了。”

许亦楠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怂什么?你就放心大胆的听,他在你面前要是有一分秘密,那都是你管教不严。你说是不是?”

陌念礼貌的笑了一下。

随后抿嘴,在心里道:她哪儿敢管顾遇年那个祖宗,她可没有那个本事,他说句话,她都跟个鹌鹑似的。

纪清阳挨着陆晨宁的打,还凝思一会,然后恍然,“我都不知道我要结婚了,你们一个个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“还装,你这个孙子真是差人把你扒光了扔出去遛鸟。”

余承之把烟咬在嘴里,双手伸出去就扒纪清阳的衬衫扣子。

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
纪清阳伸手去拦。

陆晨宁从背后抱着纪清阳的肩膀,控制了他的双手,“还不老实,你不知道,你要是真不知道,就会急忙急的问是要跟谁结婚,而不是反过来问我们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!”

余承之已经把纪清阳的衬衫往两边扒拉了。

纪清阳这才像是蔫了,立马开口,“行行行,我说还不信吗。这事就是一个误会,昨天我们两个是相亲来着,但没有相中。”

“没有相中怎么今天就传要结婚了?”

“……”

纪清阳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要是真把事情经过都交代一遍,那岂不是要说好久。

索性把眼睛一闭的喊着,“我是被逼的。”

陆晨宁和余承之瞬间放开了纪清阳。

陆晨宁一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“哦,这样啊。”

余承之把咬在嘴里烧了半截烟灰的烟又重新夹在指尖,他闻言笑的有些坏,“你要是被逼的,那就正常了。”

纪清阳:“………”

说话就说话,他们这同情又怜悯的模样。

艹,真的很欠打知不知道!

纪清阳气呼呼的把散开的扣子重新系好,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气呼呼的模样,“你们说是什么想我了,诶,喊我出来聚一聚。可实际上呢,合着把我当猴子围观是吧?还笑,有什么好笑的!还不赶紧给我出出主意,这么多业界大佬坐在这儿。”

包厢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里。

纪清阳把他们每个都看了一遍,随后惊讶了,“不是吧?好歹,我说兄弟一场,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啊,是不是顾少?”

陌念把视线放在了男人冷峻的侧脸上。

只见顾遇年微微起身,把酒杯放在桌子上,随后往沙发上依靠。

神色淡淡的一句,“要是周姒玉看上了要钱没钱,要家世没家世的你,那对于你来说,没办法。”

虽然顾遇年神色如此认真,但不知道为什么陌念觉得有些哭笑不得,他觉得这屋子里不单是顾遇年,这帮子男人都好坏。

他们竟然合起伙逗纪清阳玩,就像是隔岸观火,个个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来。

纪清阳把视线一转,看向了陆晨宁。

陆晨宁握拳放在唇边,轻轻咳嗽了一声,他还特地同情的看了一眼纪清阳。

随后才说,“强取豪夺,的确是没办法。”

“嗯?”

纪清阳的视线又放到了余承之那,余承之呼出一口烟雾,微微低头,余光扫了陌念一眼。

“从了吧。”

“许少?”

许亦楠点了点头,像是很赞成余承之的说法,他坐的离纪清阳近,所以伸手拍了拍纪清阳的肩膀。

附和了一句,“从了吧。”

纪清阳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行儿,我今天算是认清你们这帮人了,绝交,立刻马上绝交。”

他气冲冲要朝门外面走。

陆晨宁又赶紧拉住他,嘴里劝着,“也没什么不好啊,你看周姒玉这么有钱,你以后就把工作辞了,以后在家带孩子。至于孩子是不是你的,你也别那么较真,多生几个总有一个是你的。”

“我艹?”

纪清阳也不走了,反手就去掐陆晨宁的脖子,陆晨宁没心没肺笑的爽朗。

这个时候服务生打开门进来送酒水。

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。

两个人在外面都是很要面子的,瞬间就放开了手,各自站直咳嗽了一声,站着整理皱了的衣服。

纪清阳坐在沙发上。

陆晨宁喝了口酒,清了清嗓子,“好了不开玩笑了,说实话,你怎么想的?”